快乐小说盒>奇幻玄幻>[原创2] 淫狱 > 八、成全()
    「呵……哦......好厉害......你还.....这麽y......肚子...好热......嗯.......哦......」

    面容俊美的男子仰躺着,眉眼含春,面泛霞光,不断张嘴呼喊,来不及吞咽的唾Ye淌落嘴角,他似也不以为意。脸上是一种慵懒迷离、满足陶醉的绝YAn神情。他紧紧搂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,一双美腿也环在对方腰身上,足跟紧抵着男人的後腰,彷佛害怕对方会cH0U离那般。

    颜如煦已经数不清自己ga0cHa0了几次。总之,男人用後背位C了他好一会儿,C到他几乎到後来已经是平趴在床上的半昏迷状态。然後,男人将他翻了个身,脱去他那条Sh答答、已经不成形的丁字K,压在他身上,继续起落着腰身。而他迷迷糊糊间,也亲密地搂紧了身上的男X躯T,感觉自己像株柔弱的菟丝花,依附着眼前这高壮雄伟的巨g。

    真不可思议......都g了这麽久......男人竟然还没有SJiNg......而自己,明明已经T力不支,感觉下一秒随时会昏迷过去,却又总是被那深猛的撞击所唤醒,继续随着本能扭动身躯,随着本能不断ga0cHa0。

    这样的xa,他此生从未T验过。甚至,他几乎要怀疑起:他与方成谅za时,所感受到的愉悦,与此时相b,真的是ga0cHa0吗?像这样,神魂四散之後再重新归位,然後再一次被拆解、再重新组合.......之前从未T验过。这男人,由内而外地瓦解了他,却也矛盾地圈绕着他,不让他飘离太远......甚至,像这样紧紧抱着对方,竟也令他感到安心......这,究竟是用受害者心态来解释,还是......?

    颜如煦不停断片的脑袋没有办法思考得太深,尤其雷军又热切地封住他的唇,夺去他仅剩不多的一丝氧气。他没有办法细想,只知要伸出舌,汲取雷军口中,那香甜气息益盛的唾Ye。

    好好吃......还想要......更多……无论是亲吻,还是JiAoHe......

    雷军在他热烈的回吻中,喘着说:「颜颜的xia0x把我x1得好紧......是不是很Ai我的ROuBanG?」

    颜如煦眯着一双迷蒙的水眸望他,舌还Y1NgdAng地伸着,模糊不清地道:「是......好Ai.....ROuBanG......xia0x.......好爽......再...用力......g我.......」

    像ROuBanG啦,xia0x啦,这类y猥的字句,他和方成谅za时从来不曾说过,现下在雷军的引导下,竟也流利地说出了口,甚至,说完後,身躯还随之泛起一GU兴奋的颤栗。

    美人如此配合,雷军自是信心满满地进行下一阶段的调教—

    「那......颜颜......宝贝......叫我一声老公吧......好不好?」他软着声调,边T1aN着颜如煦的唇瓣边说。

    颜如煦的动作有那麽一瞬间的停顿,美眸也微微睁大,眼底飘过一丝清明,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「不、不行呀......怎麽...能......」

    他气自己连这麽理所当然的拒绝都说得如此坑坑疤疤与软弱。本来嘛,自己应该是更理直气壮的.......以一个被侵犯的受害者身分。可看看他现在:不但紧紧抱着对方,双腿大张,甚至还热切地与对方舌吻,要求对方用力g.......这哪还有一点点受害者的氛围!?都快b对自己丈夫还热情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