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小说盒>奇幻玄幻>[原创2] 淫狱 > 六、尤物(微)
    男人情真意挚地这麽说,似将他当作一件稀世的艺术品。颜如煦感觉全身都在发烫,面皮也烧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能够说不好吗……?他幽怨地想。虽说是待宰羔羊,无从选择,但心中又对於接下来即将要一丝不挂地暴露在雷军眼前,感到一GU难言的刺激与期待。

    这样心境的转变,也让颜如煦觉得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到底自己为什麽会变成这样……他想要好好问问雷军,但是从方才开始,一个又一个的快感浪cHa0,以及感官的全新T验淹没了他。他像一个在无意间闯入全新宇宙的新生儿,头昏眼花、难以抵挡,根本没能问出口。

    他缓慢地挪动身子,翻成了趴跪,PGU撅高,x膛平贴着床垫,只轻轻一摩擦到便觉痒得厉害,直想求雷军再帮他x1一x1……这念头一浮现脑海,颜如煦已经连吃惊都没力了。

    反正,自己已经是献出去的祭品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享受是一个晚上,痛苦也是一个晚上,这麽执着着让自己不能觉得舒服,究竟是想要证明什麽?也许,他便是天XY1NgdAng呢?他就是被其他男人弄得ga0cHa0连连,又有谁能说他不是!?连他的丈夫都舍弃他了,不是吗?

    脑子里头,许许多多吵杂的声音,此起彼落地响着、争论着……直到火热的鼻息拂上了他的T瓣,他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「颜颜,你穿丁字K,真的好X感哪……」雷军的手指,沿着T缝处那一条细细的布料描画着,双眼贪婪地欣赏眼前的美景—

    为了穿丁字K好看,颜如煦自是事先修剪过耻毛,因此,除了那遮住重点春光的布条之外,泰半光溜溜的雪白T瓣都暴露在外……一点毛孔、斑点也没有,当真就像艺术品一般的完美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别…抠……啊呜……」颜如煦摇晃着T0NgbU,发出一种像是哭泣又像喟叹的SHeNY1N。

    方才被x1N时他便隐约觉得x口泛痒,现在被褪去了长K,只隔着丁字K被抚m0洞口,只觉得x内的搔痒益盛,像被千万只蚂蚁爬入一般,让他不由得追着那手指,甚至期待着下一步……

    原本连与陌生男人亲吻都感到排斥的他,现在却摇起了PGU,世事当真无常。